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文章 当前位置: 行业资讯 > 文章

网络女主播身后的江湖:美女色诱求打赏 月入九万多

时间:2019-08-0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https://new.qq.com/omn/20190803/20190803A03LGQ00.html?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部分直播平台的背后,是深深的套路:坐台的是明明是美女,聊天的是“爷们”,骗术“剧本”多达300套。一位曾在直播平台供职的核心人士告诉市界,有的女主播为了赚打赏要红包,会用充满诱惑的语言暗示“加微信什么都给你看,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货真价实”的大尺度播录小视频。

作者 | 市界 何珊珊

编辑 | 老拿

犯罪团伙作案现场:坐在电脑前聊天的多数是男性 (来源:烟台警方)

网络直播越来越火,背后的黑暗生意经也浮出水面。

年轻女主播色诱吸金,一些粉丝不惜重金打赏,有的甚至因此一步一步陷入连环骗局。市界的调查显示,网络直播平台的背后,竟隐藏着一本“诈骗、色诱、涉赌、甚至老鸨牵线”行为的生意经,一个8名员工的APP能轻松实现月入百万,一个出卖色相的女主播竟然在入行半年后就能在三线城市以50万元的全款买房。

部分直播平台的背后,是深深的套路:坐台的是明明是美女,聊天的是“爷们”,骗术“剧本”多达300套。一位曾在直播平台供职的核心人士告诉市界,有的女主播为了赚打赏要红包,会用充满诱惑的语言暗示“加微信什么都给你看,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货真价实”的大尺度播录小视频。

为什么小伙打赏会被骗?直播平台怎么揽生意?女主播们真的赚钱吗?骗子和投机者们已然将赚钱目光投向虚拟世界,瞄准那些无法识得“主播真面目”的人群。

1

小伙充钱十次不见女主播

报警牵出背后诈骗团伙

2019年4月,烟台一名年轻人小伙通过一款社交软件,认识了自己附近3公里内一个自称主播的22岁美女。这名主播主动和小初打招呼后,两人开始热络聊天。

聊天过程中,女主播邀请小初说“来看我直播呀~”,并推荐了自己所在的直播平台‘星海直播平台’给小初。据小初提供的直播间照片,主播不仅年轻还是个标准的美女。

没过几天,这名美女主播竟然主动在微信上问小初“什么时候约我呢?”还将自己的定位发给了小初,不由让小初有了更多想法。在小初驾车来到定位附近,两人距离只有一两百米时,女主播突然提出要钱,但并不是直接打给她,而是到她所在的直播平台充钱。

小初被骗时的多笔充值转账记录

接下来,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女主播分别以“588元就见面”、“平台管理员说自己迟到需要1000元押金才能下楼”、“需要888元的整数保证金”等理由,骗取小初在平台充值。由于此前小初也曾显该主播在平台上花钱刷礼物,不疑有它,心急之下一次次照办了。

几个来回后,小初发起的视频通话仍被女主播挂断,对方直接微信问小初“花两千块睡我一晚贵吗?”

小初只好死心塌地的继续充钱到3500元,但主播还是不肯露面。小初有所怀疑,女主播反而发毒誓称“我这次不下楼就死全家”,让小初继续充钱。小初十分懊恼,不再想见面,只想把钱要回来,主播却称充值满4000才能退钱。无奈之下,小初只得再次充钱。就这样,一会儿工夫小初充值10余次,共计充值金额达4000余元。

最后,充值的钱也没能要回来,显然小初没有见到所谓的女主播,才发觉自己上当受骗。

于是,4月9日,小初到烟台市滨海派出所报案,没想到,烟台市反诈骗中心开展侦查工作后,竟然牵扯出一起“4.09”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

2

坐台的是女主播,

聊天的是“爷们”,骗术“剧本”多达300套

抓捕过程中,烟台警方缴获诈骗“话术”剧本等资料300余套,涉案虚拟身份700余个,冻结资金1900余万元,金额之庞大,足见上当受骗的人可不止小初一个。

令人吃惊的是,同受害者聊天的美女主播实际多数为男性键盘手。

市界从烟台警方拿到的材料显示,上述诈骗团伙分为管理人员、女主播、经纪人三种角色,其作案手法是女主播负责在直播平台坐台经纪人冒充女主播聊天,内容以色情引诱为主,吸引受害人上钩,最终诱骗受害人通过微信、支付宝充钱,达成诈骗目的。

抓捕现场,犯罪嫌疑人多为男性 (来源:烟台警方)

烟台警方的材料显示,平台诈骗的关键环节在于,经纪人可以用位置修改软件把自己的微信位置修改到受害人所在的地区,并微信实时共享位置,给受害人造成女主播就在自己附近的假象,误以为有见面可能,最终达到骗财目的,实则相聚十万八千里。

经专案组民警赴全国多地展开深入侦查后,挖出一个依托星海直播平台进行交友诈骗的庞大组织。5月23日,省反诈中心指导烟台市公安机关组织500余名警力,赶赴9省14市,共打掉诈骗窝点20个。

这场“4.09”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成为山东省全省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窝点捣毁案例。在此案中,烟台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25名,现场查获冻结资金达到1900余万元。

在缴获的“话术”剧本中,诈骗团伙基本采用同一份诈骗剧本,假美女主播会按照这份严密完整的操作流程大纲行骗。大纲包括年龄设置,一般在20~25岁之间,第三天的维护阶段操作有:嘘寒问暖,深度维护,保持聊天空间,适当吸引付费等详细环节。

话术剧本示例 (来源:烟台警方)

3

女主播货真价实“全脱”色诱

只为真金白银打赏

网络直播平台的乱象可不止这一种。

与上述“假色诱,真诈骗”不同,张帅所在平台是真正意义上的“色情直播”。

张帅是北京一名网络直播平台的前员。他向市界透露,其所在公司的女主播在平台直播时,靠“货真价实”的全脱、半裸等色情行为,吸引真金白银的打赏。

张帅在做用户服务调研的时候,曾冒充客户加过平台上的姑娘。姑娘们都是人精,会在直播时各种暗示:“发红包刷礼物想看什么样的都有,都给你看。”言辞不黄色,但绝对具有极强挑逗性词汇。

为了多加“金主”微信,姑娘们会在直播时就允诺每天微信免费发一个小视频,想多看才需要另发红包。也就是说,加了微信,不花钱,也能每天免费看到一条“特料”小视频,发现能有免费甜头,愿意加微信的人络绎不绝,迟早有人额外掏钱。

这类“人精”姑娘的来历也是“不能说的公开秘密”。

张帅很快发现,这些姑娘之所以“言辞和行为都大胆露骨”,是因为有人是从“那种”场所退出来的。一些公司挖掘新女主播入驻的手段之一,就是找经纪人(通俗意义上的老鸨)介绍,他们手里有大批这种姑娘。还有一些人是从夜总会的老板手上找来的。这类姑娘入驻后,通常就是全职。

张帅问过的主播称:小姐妹们日常生活基本是睡到下午2点左右起床,玩会儿手机,洗脸吃饭,4点组左右到直播间准备化妆,5点左右试播一段,没人的话就下线。到了9点以后,就是主播接单高峰期了,连线客户可以自己选择。

张帅唏嘘道:那些主播日夜颠倒怎么能好看,不过是把美颜效果开到最大的普通人,美颜后变成锥子脸,但就是有人愿意买单。

4

8名员工月入百万

她入行半年全款50万买套房

根据分工,张帅负责直播平台的运营推广,需要不断对APP进行优化,因此是公司三个能拥有后台“上帝视角”权限的员工之一。“上帝视角”可以在后台看到所有正在直播的女主播行为,并且直播间并不会显示有管理员进入。

有一个白天,下午4点左右,张帅随手点进后台“上帝视角”模式查看正在直播的女主播,只有三个人在线,其中一个女主播的上衣已经脱到一半,正在和一名躺着观看的用户调情,诱使用户打赏。

直播APP后台可看到女主播涉黄行为( 受访者提供 市界拍摄)

张帅告诉市界,白天直播的人少,看的人也少,一般晚上十点过后,在线用户会多起来,打赏也多,主播们的行为就会更加大胆露骨。后台统计数据显示,愿意花钱打赏的人基本来自三四线城市,年龄以30-40岁为主。

去年11月,张帅来到北京找工作,误打误撞进了这家APP负责运营。他刚进公司不久,就在后台看到:用户仅打赏500元,就有主播脱光上衣。至于什么时候再穿上衣服,张帅说:看主播心情。

据张帅透露,平台的女主播有两种,一种是全职,每月有固定的出勤时间、直播时长任务,相对应每月有2000~4000元不等的底薪,额外加提成,全职的人基本来自“经纪人手里的姑娘”。另一种是无底薪兼职,仅靠打赏提成赚钱 ,这类人白天还有正式的工作。打赏提现时,平台和女主播五五分成。

但也有一些黑心平台想办法扣主播提成增加盈利,例如,用户花十块钱买礼物打赏主播,平台先扣一半,主播方显示收到的礼物仅值五元,而主播收到的打赏还要和平台五五分成,主播最后只能拿到四分之一。

但是这行仍然很赚钱。一个和张帅是老乡的女主播入行不到半年,就在一个三四线城市全款买了一套价值约50万的房子,差不多月入9万。

张帅回忆,APP上线三个月,推广还没有完全铺开,又受到被举报多次下架影响,日活用户仅数千人,其中真正充值打赏的人仅占10%左右。

可是仅靠这数百人的打赏用户,平台设置观看直播每分钟两块钱,也能达到月充值流水过百万。假如平台不倒,加大推广,用户增加,流水还会快速翻倍,最终实现年收入数千万不成问题。

令人吃惊的不是轻松月入百万的收益,而是张帅所在公司员工只有8个人,人力成本极低。张帅说:8个人中,负责产品+运营的3个人,剩下5个是开发。

同时,作为刚毕业不久的人,公司能给张帅开到每月9500元的近万薪酬,他的四个老板则每月能拿20万的工资。

直播平台的获客方式也很直接。比较贵的是去应用商店买排名,想排在前面,一天就要几万块。便宜的方式是买关键词,再按转化率收费。每有一个用户通过关键词搜索到该APP,点击下载并安装成功后,平台就会结算一个人的钱。据张帅说,“同城交友、相亲交友、约”等词汇和字眼都是收费很贵的关键词,也因此,有这类名称的一对一直播APP都有可能有涉黄行为。

“超刺激、一对一、交友”关键词的APP (市界搜索显示)

另外,平台为了不让主播提钱,还想办法在平台上开设“买大买下、转转盘、砸金蛋”等线上赌博游戏,两块钱就能玩一次,平台显示的虚拟奖品最高价值是9999元的凯迪拉克,按照平台五五分成的规矩,意味着主播有机会用2块钱搏到5000元现金提成。因此主播们更有可能不直接提取打赏,而是把钱花到“赌一把”上。

实际上,黑心平台后台可以设置中奖率,永远不可能亏钱。

5

APP无视伦理道德

上线3月被下架5次,换了马甲重来

张帅公司老板原来是从直播平台辞职出来创业的。这一套“找人、推广、以色赚钱、以赌留财”的全流程,基本是老板在前东家那里学到的操作。

有人疑惑:这些做色情直播的姑娘就不怕家里人看到或者知道吗?道德上不会不安?

实际上,由于这类平台做的是“一对一”类型的私密社交,因此客户和主播在直播间里见面后,是可以保证不会有人围观的,主播也可以选择脱或者不脱,也就确保了自身行为的隐蔽性,没有太大道德压力。

张帅说:“更何况,公司是从那种场所找来的人,都为了赚钱。”

张帅逐渐发现,实际上平台也知道主播行为。他所在的APP上线三个月,就因为涉黄遭举报而被应用商店下架五次,但公司是睁只眼闭只眼,换个马甲又重新上线。

甚至,平台变相鼓励女主播的色诱行为,允许:当单个用户累计打赏2000元时,主播即可私加该打赏人微信,相当于为女主播提供筛选后的有钱人客源,至于加微信后用户和女主播的行为,直播平台就不再干涉了。

市界向法律咨询平台咨询得知,据我国第三百六十五条法律规定,组织进行淫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上述两个平台,前者以色为名骗取钱财,后者则真正踏进涉黄赚钱的黑色违法地带。尽管法律惩戒后果严重,但涉黄经营的公司仍然不断冒出,为利犯险。

不管平台负责人还是女主播,真色情还是假色诱,也许最终下场都会像烟台警方抓起来的人——等待法律的判决。

不久后,胆战心惊的张帅也赶紧辞职离开。未等举报,该APP因分钱不均,内部产生矛盾而下线停运,其中一名负责人轻易携百万钱款逃跑,那些女主播也不知所踪。

上一篇:雷军——小米域名,他怎么说?

下一篇:没有了

浙ICP备  |   QQ:3569552836  |  地址:宁波  |  电话:13958201172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zhibo.space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